信息正文

景东家谱年表

发布时间:2019-02-14 15:20:20 来源:未知 点击: 收藏
景东家谱年表周德翰摘要:修谱和会祠,是景东宗族文化存在的一种重要方式,国有史,家有谱,是景东地方文化发展的一种重要认同方式。修谱和

景东家谱年表

   周德翰

 

摘要:修谱和会祠,是景东宗族文化存在的一种重要方式,国有史,家有谱,是景东地方文化发展的一种重要认同方式。修谱和会祠是地方宗族文化的传继重要组成内容。
 

关键词:修谱 会祠  研究
   

景东由于受中原文化影响较早,宗族文化作为汉文化的一种重要形式,最早可以追溯到元代。修谱和会祠,就是宗族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。修谱和会祠,在景东一定的范围内存在。笔者通过近一年的调研,就景东宗族文化的存在,作一个相对全面的总结报告。修谱和会祠作为宗族文化的重要组成内容,本文就景东宗族文化形式从修谱和会祠形式展开进行调研。
 

景东县地处云南省西南部,古称银生,土地总面积为4532平方千米,2016年末,总户籍人口36.74万人,人口密度82人/平方公里。农业人口29.17万人,非农业人口7.38万人。境内居住着汉族、彝族、哈尼族、瑶族、傣族、回族等26种民族,少数民族人口18.58万人,占总人口的50.8%,彝族人口占总人口的42.9%。景东县设置l3个乡(镇),166个村,4个社区和2346个小组。是云南省6个单一彝族自治县之一。
 

景东修编家谱最早见于明代。客观地说,要寻觅祖宗的踪迹,就要修编家谱。景东由于在普洱地区开化较早些,同时明代进入的军屯、民屯的汉人对祖宗的追溯和认同感也更具有怀旧性,直接催化了这种思乡情结和宗族情结。我是哪里人,祖宗胞衣之地在何方,这都是每个人都会追问的。国有史,家也应该有史,大部分景东人家都认为自己祖上是有家谱的,只是后来因为战争,家园屯变,好些人家家谱不存。其实,即是就是祖上曾经修过谱,一般一支人家也仅有一本手抄本的家谱,发生点变故家谱不存也在情理之中。
  

古人言:“立人之道,莫大爱亲。睦族之方,必先修谱”。家有谱,郡有志,国有史,好像树之有根、水之有源。虽沧海桑田,世事变幻,代远年湮,坠绪茫茫,如有谱可考,则宗族流脉,文字可载。如不书于谱,则将数世茫然,不知祖考。孔子曰:“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”。慎终,此世之所重;追远,后世之所思。家谱的意义,即在追溯历史,激励后人。炎黄子孙,亲情灌注,血脉流传,诸神诸佛,祖宗为大。《诗经》说:“以嗣以续,续古之人”,意义深刻。撰写家谱,虽说是地方风气,是一个家族之事,但它与国史、方志等同为文化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,共同继承中华文化传统。境内修谱始于清朝末期民国初年。民国大部分时期处于战乱,新中国成立后忙于“革命”,修谱之事停止。改革开放以后修谱文化才悄然兴起。
  

一、清朝末期民国初年的修谱会祠
 

明清时期,望族不但有家谱,还有祠堂,出了续谱,还要会祠。在景东汉族人口中,一些找不到家谱的人,还有一些人自称“南京应天府”是他们祖先的籍贯。尤其在无量山和哀牢山居住的人家,大部分地方对自己祖宗的传闻是“祖籍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”或“南京应天府滑石板”,还有的称作“南京应天府柳树湾弯滑石板”之说在汉族和部分彝族中也广为流传。他们有的甚至将其写入家谱、族牒,或做祖先牌位供奉,或刻于墓碑。“南京应天府”字样在明清之际的残碑断碣上随处可见。而作为一般的城乡居民,对自己的祖先来源,很少有人能说得清楚其来龙去脉,常常只是上辈对下辈口言相传而已。
 

景东现在能查阅到的家谱,大部分都是清代晚清时期的。其实,一家之谱,因为香火绵延,导致家谱重修,旧谱不存,这也是非常正常的。笔者在写此文时,也发现一部写于清代的家谱,这部家谱因为后世没有新修,又属于一般人家,反而让旧谱留了下来。清代中期应该是景东修谱比较兴盛时期。中期因为农民起义战争,家园焚毁,,大部分家族的家谱,也在此时丢失损毁较多。此段时间,人们心力交瘁,为图生存,也无力去做修谱这样的事。晚清和民国初年,景东社会相对安稳,修谱在景东境内又开始出现,这正应了盛世修志这句话。但不久,社会动荡,盗贼蜂起,修谱之事也停止了。新中国成立后的“大跃进”、“文化大革命”的“破四旧、立四新”期间,家谱也被错误地认为是四旧,不但不再修谱,好些人家的家谱也在此时被毁,如一户人家,有人知道他家有些旧书,星夜被搜,一些有价值的资料,最终还是不能逃脱被烧毁的宿命。
   

据笔者这些年的调查,发现目前境内保存较完整的家谱还是有一些的。一些人家本来就成分较好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藏有旧书,就幸免于难。比如彝族居住区的安定镇,保存较完整的就有《罗氏家谱》、《吴氏家谱》、《张氏家谱》、《李氏家谱》、《刘氏家谱》等。而《罗氏家谱》比较完整的记载了明代从江西到云南,历时620多年时间的家族发源繁衍历程,好些家谱书写较为系统,脉络也很清晰。
 

据民国九年(1920)修订的《景东民国志稿》记载,景东清代较有名的祠堂如下:
 

中区(即现在景东锦屏)最著名有两家:程氏宗祠、程氏支祠,上二祠均清大中丞程含章建立;李氏宗祠,清游击李大体建,前郡守黄炳堃题写了“射虎家声”几个字悬挂在宗祠门头。
 

东区(现在景东东部地区的太忠<含龙街部分>、花山、大街):王氏宗祠五,一在上田头,一在文彦,一在丙必,一在淇海,一在干海子。罗氏宗祠三,一在上营,一在中营,一在南底;魏氏宗祠,在上营;解氏宗祠,在上营;郑氏宗祠,在文掌;杨氏宗祠,在杨营;刘氏宗祠二,一在文貌,一在别落;黄氏宗祠,在下营;陶氏宗祠,在下营;戴氏宗祠,在文育;卢氏宗祠,在文育;田氏宗祠,在文育;周氏宗祠二,一在大古者,一在营盘;唐氏宗祠,在新村;曹氏宗祠二,一在那赖,一在文岔;雷氏宗祠二,一在户纳,一在福都;吴氏宗祠,在文茂;丰氏宗祠,在坡头;艾氏宗祠,在列底;饶氏宗祠、陈氏宗祠,在干海子。
 

南区(当时景东的南五区,即现在景谷县的民乐、小景谷,镇沅县的振太、勐大、里崴<2005年撤并勐大>):杨氏宗祠,在里崴大山;唐氏宗祠在紫马街;李氏宗祠二,一在紫马街,一在者来村;吴氏宗祠,在文索;梁氏宗祠,在焕习;夏氏宗祠,在山脚;王氏宗祠,在文店;魏氏宗祠,在象山脚;蓝氏宗祠,在小湾子。
 

西区(现在景东西边乡镇)有名的两家:刘氏宗祠,在曼等;王氏宗祠,在景福古里山头。
 

北区(现在景东文井、安定、文龙<含龙街部分>):黄氏宗祠,在太忠普雅;罗氏宗祠,在安定老仓;李氏宗祠,在安定望月;吴氏宗祠,在安定龙潭;阿氏宗祠,在平地;邓氏宗祠,在孔雀山;陈氏宗祠,在锦屏马官桥;梁氏宗祠,在文井响水;杨氏宗祠,在文井丙必;周氏宗祠,在文井清凉阳坡;季氏宗祠,在锦屏大神树;字氏宗祠,在锦屏利月;叶氏宗祠,在文井者后大营;徐氏宗祠,在文戛。
   

这些人家一般每年都要会祠一次,商量决定家族中的大事、要事。比如,发现家族中特别能读书者,家族中都要群策群力,让其读书。另外就是决定续谱,家庭纠纷,派款等等。
    

二、改革开放以后修谱文化的复兴
 

改革开放以后,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,随着国家提倡文化多元性,以及中华传统文化的回归,景东境内修谱之风掀起,家族文化得到复兴。
 

家谱是“兴家风、淳民风、正社风”的好方式,是修复传统文化的不错途径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中华文化之所以绵延数千年而不灭,与这种传统文化有极大关系。目前,在城市化、全球化浪潮中,许多人似漂泊的云朵,没有寻根问祖的概念,也忙于经济建设的大潮中,很少有人问津此事。
 

据笔者初步调查,目前一些大的家族,有续修家谱的主要是杨姓和罗姓,此两姓人口多,几乎居住在县内任何地方。另外,有锦屏镇灰窑民国时期的《景东崔氏家谱》(2016年重修)2016年新修的新民曼状《章氏家谱》、前所《周氏家谱》(草稿),城街有清代《侯氏家谱》续编,《王氏家史》等等。
 

清代文井清凉有清代修的《曹氏家谱》(首次修时间未见记载,清代光绪二十年<1894>从修),文井镇续修的有清凉《梁氏家谱》(2005年修订)、《张氏家谱》(草稿)。
 

大街有《景东杨氏家谱》(2003年修订)、《景东罗氏家谱》(2003年修订)、大街《周氏家谱》(第一版修于清代初年,第二版修于民国初年,第三次修有二十一世纪初,至今未正式印刷)。大街《大街哪罕王氏族谱》(2004年修订)。《勐岭杨氏志谱》(2014年修订)。
花山新修有《孔子世家谱景东支谱》(2007年修订)。

 

太忠、大街有民国时期的《黄氏家谱》,后损毁。
 

龙街2017年新修的《龙街余氏家谱》。
 

文龙有2016年新修的《文龙邦迈武氏家谱》。
 

安定镇目前已经复修的家谱就有三仓民国时期《罗氏家谱》、兴福《吴氏家谱》、东山《李氏家谱》、鼠街《谢氏家谱》、《雷氏家谱》,这些家谱都于21世纪重修完善。
 

漫湾有2011年版的《窝落地白氏家谱》。
 

景福有民国时期有《王氏家谱》(后来未重修),新修的有1987年《汪氏家谱》。
 

曼等有《曼等刘氏家谱》(第一版无法查何年版本,第二版修订为1925年,第三版1995年,但未印刷),新修的有《曼等扎结周氏家谱》(草稿)后河、菜户《肖氏家谱》(打印装订成书)等等。
 

三、宗族文化对后世的教育一点思考
 

我们的先辈把家谱当作传家之宝,长期对它倍加珍惜与保护,才让上千年前的先辈事迹流传至今。可以说,家谱是先辈留下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,内含深厚的国学礼教传统,家族中的优秀品德、家族人口所从事的农、商、仕的经验教训,都可以为世人借鉴、承传和弘扬。
   

家谱可以利用血缘关系对族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。每部家谱的所记所载,虽然只是从家庭出发,但其实它已经延伸到家族和民族,涉及内容超越阶级、家支,甚至超越国界,这种民族之魂,是任何力量都斩不断,扯不开的。家族是社会的一分子,从爱家到爱国,从爱国到爱家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,可以认为是爱国主义之最原始、最深厚,也最不可动摇的思想基础。
 

家谱可以激励我们继承家族良好传统教育,一些写得好的家谱中包含了人物传记、记事、艺文、家训、家教等记载家族成员所创造的众多精神财富,多少孝子贤孙、路不拾遗、精忠报国种种事迹,这些事迹让每个家族成员从小耳濡目染,无时无刻都在激励着每个后人。如景东文龙镇邦迈杨家祖训就很具体和很有教育意义:“敬老辈,孝双亲。青壮年,体格健,早出门,路泥泞,走在前,赶露水。护老幼,把重捻。遇有坑,垫块石。遇有阻,修乱枝。遇山洪,通水渠。遇有险,先赴敌。常行善,勤积德。老人言,心牢记。晚归家,打电筒,行在后,莫抢前,前照一,后照七。遇有箐,要搀扶。遇有溪,挽妇孺,遇有河,背过岸。遇有伤,勇救急。”
 

总之,家谱的传承作用对社会主义传统教育有一定现实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