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正文

【人才故事】成长在“教育梦”的路上

发布时间:2019-01-16 10:33:00 来源:未知 点击: 收藏
成长在教育梦的路上景东彝族自治县太忠镇中学 段廷芬在学校学习过的人都上过一节相同的语文写作课:主题是我的梦想。课上大家尽情放飞自己

 

成长在“教育梦”的路上
景东彝族自治县太忠镇中学  段廷芬

 

在学校学习过的人都上过一节相同的语文写作课:主题是“我的梦想”。课上大家尽情放飞自己的遐想,对心中的梦想侃侃而谈,各色梦想精彩纷呈,使人兴奋不已,而我却对“教师”情有独钟。
“当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”这一理想信念缘于我小学时候遇到的那位美丽、温柔、亲切的语文老师,她叫杨显鹤。虽然,她只担任了我两年的班主任,但她却以一个母亲般的关怀和爱滋养了我幼小的心灵,种下了一粒神奇的种子。由此坚定了我人生的航向,让我在“教育梦”的路上不断成长。

 

1999年8月,我怀揣着教书育人的梦想,踏进了离县城120多公里的偏远而高寒的景东县曼等乡中学,从事崇高的教育事业,从此翻开了人生崭新的一页,成了一名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,由一个追梦的人变成了一个点燃别人梦想的人。
 

如今,寒暑易节已近20载。回想当初,踌躇满志的我,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,一切都不如我所想象。简陋的教学设施设备,未见过世面的学生,艰苦的生活,“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”。还清晰地记得开学报到时的第一课:“要成为曼等乡中学的教师必须有三宝——马灯、电筒、雨水鞋。马灯是没电时伴大家渡过漫漫长夜的最理想工具,差不多每个月要使用一两次,雨水天用得就频繁了;学校没有路灯,晚上电筒就不能离身,否则你寸步难行;雨水鞋是为雨天准备的,学校里没有一块水泥地坪,一到雨季道路泥泞不堪,不穿雨水鞋你根本无法正常行走。学校的住宿条件不太好,教师宿舍的房头多年失修,雨季时常是外头下大雨屋内下小雨,所以你要选择适当的位置摆床。学校的老师都是自己生火做饭,细柴后山有,你可以利用课余时间带学生到山上拾,山里的孩子都淳朴可爱,勇敢能干,拾够你烧的柴火一点问题都没有……”听着老教师如大哥大姐般细致入微的叮嘱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内心的失望瞬间一扫而空。这是一所有爱的学校,是一所温情的学校,虽然校舍破旧,条件艰苦,但只要心中有爱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、改变不了的困境。于是我那颗对教育挚爱的心更加坚定了,立誓要用我的爱去滋润一颗颗幼小的心灵,一如小学时的杨老师给我的爱那般。
 

爱的种子一经发芽便能茁壮成长。
 

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起,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教育教学工作中,悉心钻研教材和教学大纲,大胆尝试,不断探索语文教法和学法,在改革与实践中求真理、求进步。下大力气培养学生的学习自主性,加强培养学生合作学习的精神和探究能力,有效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充实学生的语文知识积累,培养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增强他们的创新意识,丰富他们的情感体验。尤其注重激发学生的求知欲,在学习中求得愉悦感和成就感。课程教学利用“自主—合作—探究”的基本模式,以学生为本,培养他们的“知、情、意、行”,努力实现教学的知识目标、情感目标和评价目标,把新课程上出水平、上出特色。每到我的语文课,学生大都满心欢喜地期待,嘴里常会发出“着语文了!”的欢呼声,喜爱之情溢于言表。曾有两个同学因为喜欢我的语文课,硬是动用各种关系让校长将他们中途转到我的班里。略感骄傲与幸福之后,我不断告诫自己:为了学生的爱,必须加倍努力!
 

2012年的3月份,我被选派到上海学习一个月,幸运地遇到了上海普陀区普雄学校的校长吴仲铭老师,走进他的课堂,他那一线串珠式的教学方法瞬间吸引了我,他的每一堂课都只选取极小的一个切入点切入,老师站在讲台上悠闲地牵着线头,任由学生在知识的海洋遨游,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,轻轻一拽线头便是成串的珍珠。他的课像是长者慈爱的叮咛,像是朋友愉快的话家常,更像是一位智者在享受生活、分享生活。每一节课都令人回味无穷。在他的悉心指导下,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教学信念,明晰了自己的教学方向,提高了教学信心,回到学校后,我参加了全县的初中语文教学竞赛,及时地将所学融入到教学实践中,用我的激情与爱打动了评委,获得了一等奖。我也因此被选为“李树萍县级名师工作室的成员”,跟随云南省首批名师、骨干教师李树萍研修学习了三年,通过专家引领、同伴互助、团队研修,不断学习、不断历练,终于成为了一名成熟的语文教师,教育教学成绩突出。2014年,我被“苏语五人行”的教育情怀深深打动,成为了新教育星火教师中的星火之一,每天努力跟随名师们的脚步学习,提升自我的专业素质。遗憾的是一年以后,迫于管理工作的繁重压力,我申请退出了星火。虽然不再参加他们的活动,但我一直坚持在网上向他们学习。
 

因为爱学生,多年来我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,我喜欢与学生朝夕相处的日子,与他们一起漫山遍野地撒野,一起在球场奔跑跳跃,一起为某一个同学的不幸故事偷偷抹眼泪,一起为班级的成功高声欢呼……
 

因为喜欢乡村孩子的那份天真与可爱,我一直在农村这块热土驻守,享受着那种淳朴的、自由的、欢快的乡村教育生活。一次次放弃了进城考调的机会,将自己满腔的教育情怀挥洒在这穷山僻壤的小乡村。
 

因为感恩于大山给我的启迪、感恩于父老乡亲对我的养育、感恩于一个又一个老师给予我的培养,多年来,我一直坚持着实地家访工作,极力营造一种“家校携手保学护航”的教育环境。特别是到太忠镇中学工作以后,常常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翻山越岭地进行家访工作,脚印遍布每一个村民委员会、不同类型的学生家庭。
 

2014年9月,学校将我推上了更高的平台。当时,学校的校长、副校长同时调到了其他乡镇中学任教,一夜之间,学校的管理重担就放在了我瘦小的肩膀上,没有任何的预想、没有任何的历练、没有任何的培训,我这个对学校管理一知半解的“黄毛丫头”,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般推上了学校管理之路,就这样跌跌撞撞、摸爬滚打的走了四年。这四年,有心酸、有欣喜、有失败、也有成功,但我始终是真实的、快乐的、幸福的。
 

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夜领导找我谈话时我将头摇得像拨浪鼓,说什么也不同意当校长,我认为一个女人,特别是像我这样娇小的女人,又没有啥特别的能力,能在学科教学上取得一点半点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,怎么有能力管理好一所学校。最终领导认为我是一个懂得爱、会爱的女人,相信我能将学校管理好。万般无奈我只能服从组织的安排,接过校长这一重担,用“爱”铺路,继续边学习、边历练、边前行……
 

一旦坚定了目标,过程就没有想象般艰难。
 

组建新的管理团队,组建家长委员会,组建校学生会……所有工作都有条不紊地开展了,一切工作到人,责任到人,大家有分工有合作。教师年轻化,没有经验,业务不熟,方法不当,我就手把手地教。我不会的,我先跟领导请教、跟朋友学,然后再教他们。并为老师们争取任何一个外出学习的机会,派他们到远处学习,或带领着他们到县内的其他学校学习取经。两年的时间学校变漂亮了,学生变听话了,老师成长了。
 

2016年8月24日,领导让我服从组织的安排到太忠镇中学当校长。这是一次异常严峻的挑战,太忠离县城只有20公里,比曼等近了100公里的路程,可太忠镇中学近几年的管理、教育教学成绩甚是令人堪忧。据说太忠每年的人代会和政协会议提得最多的就是教育的问题,学校的教师年龄偏大,职业倦怠严重,学生及其厌学。家长不但不配合学校教育孩子,还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到学校找老师的麻烦,更有甚者对老师进行敲诈勒索。总之,用我丈夫的一句话说就是让我去收拾“烂摊子”。
 

起初,我的丈夫很是反对我接这一重任,他认为我将曼等乡中学管理到如今的样子已十分不容易,现在基本成型,今后只用巩固提升就好。“太忠的潭子很深”,别人都干不了,我更不用去试,何况人生地不熟,工作起来会举步维艰。“一个女人不用太拼!工作过得去就行。”我很理解丈夫的想法。可我是一个共产党员,除了服从我还能说什么。俗话说“养兵千日用兵一时”,党和国家给了我那么多的培训学习的机会,如今组织需要我,我必将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”,保尔柯察金说:“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: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,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”。既然有了“教育梦”,我必将风雨兼程、义无反顾。
 

记得法国著名诗人波德莱尔的《恶之花》里有这样精彩的语句“污秽的,你将它燃尽;粗糙的,你把它磨光;懦弱的,你使它坚强。” 2016年的8月26日,收拾起所有的心情,我踏上了前往太忠镇中学的路,开始了我新的工作之旅:校园建设方面。清理土方、建旗台竖旗杆升国旗、扩建运动场地、栽花种草、修建围墙和大门;教师队伍建设方面。采用“请进来送出去”的方式为教师创造各种各样的培训学习的机会,引导他们转变观念,与时俱进,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促进教师间团结协作;学生管理方面。联合政府,呼吁社会、家长重视和支持学校的各项管理工作。以德育德,以爱育爱,让学生在学中思、在学中悟、在活动中发现自我、完善自我……
 

2018年4月,我参加了“马云校长计划”评选活动,经过层层筛选,10月份成为了普洱市唯一一个提名校长,11月16日将到现场参加终评,不管最终结果如何,我已经努力了,也在这个过程中成长了。
 

细数近20年的教育教学时光,每一年都有新的启迪和收获,是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圆了我的教育梦——目中有人、心中有情的教育;是各级各类专家名师给予我的影响,让我“仰望星空,脚踏实地”地追逐梦想;是全校师生的信任与热爱促使我在“教育梦”的路上不断成长。